青少年宫转型发展的“北仑样本”

发布日期: 2013-06-09 点击次数: 5430

    “这些年从一个城市漂到另一个城市,陪伴我的只有自己的影子。”27岁的安徽青年刘鹤鸣如今打算把人生的船停泊在宁波北仑。因为,在这里他找了自己的另一半。

    “最重要的是,在这里我有一种存在感”,他记得,2011年刚到北仑时,还没出火车站,一条免费住宿的短信就发到了他的手机上,宛如一位朋友在这里已守候多时。从那刻算起,两年来,刘鹤鸣感觉自己逐渐成为一个北仑人,“这里有我的家,有我志同道合的朋友,我已离不开这里。”他说。

    刘鹤鸣知道,营造这种存在感的是一个叫北仑区青少年宫的机构,“有意思的是,小时候对青少年宫没什么感觉,也没去过,没想到长大了,反倒成了青少年宫的常客。”

    “有这样的感觉,说明我们的改革是可行而且必要的。”刘鹤鸣的评价让北仑区青少年宫主任徐幸召很受用,“目前全国99%的青少年宫都以文化艺术培训为主,忽略了青年服务这方面。我们想做的是,为政府服务青少年成长长才找到一个抓手。”徐幸召说。

 

青少年宫变局

 

    2010年,北仑区青少年宫改革在争吵与质疑声中拉开帷幕。

    “国家给编制,给资金,办青少年宫是干什么的?难道仅仅是搞搞培训,这样的话和社会机构有什么不同?当然,现在培训收入不错,小日子过得还行,但是将来呢?恐怕最终会被社会机构所淹没。”时任共青团北仑区委书记的袁波故意把话说得很难听,因为他要为这场呼之欲出的改革“火上加油”。徐幸召则适时地“开出了条件”,“要我们服务青年可以,但得给个名分。”他的言外之意是改革先要从改变机构设置开始。

    这位宁波最年轻的青少年宫主任,给人一种总在思考的感觉,“那时候我们天天都在想,到底该怎么改,我们能做什么,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另外,打破了原来的小日子,员工反对怎么办,同行怎么看?最重要的是,钱花了,万一事情没做好,怎么收场?当时压力的确很大,青少年宫承接青少年公共事务的做法有些地区尝试过,但成效不太明显。”徐幸召半是感慨半是调侃,“好在北仑区青少年宫一直是团委书记直接负责,出了事还有他顶着。”

    尽管有争吵有疑惑,但彼时团委已经对改革形成共识——“青”开头的青少年宫一直延续着技能培训和文化展演为主要内容的基本工作格局,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各类社会力量办学机构不断涌现和青少年需求的多样性,促使青少年宫必须构建新的工作格局,必须改变单一技能培训的工作局面,主动承担共青团协助党委、政府管理青少年公共事务的使命,以满足青少年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促进青少年成长成才。

    经过反复论证,北仑区青少年改革方案正式出台,其实质内容在于引入企业经营管理中被广泛采用的“事业部制”,把青少年宫的内部管理机构从原来传统的培训部、活动部、办公室调整为青少年教育发展中心和青少年公共事务服务中心,改革的方向被袁波和徐幸召概括提炼成了这样几句话:青少年教育发展中心要做的是“思想道德引领、文化艺术熏陶、综合素质提升”;青少年公共事务服务中心要做的是“整合资源,架设桥梁,创设载体,强化服务”,而两者的核心原则就是团区委在多年的实践中形成并坚持的“与时俱进、因地制宜、开放创新”。

 

一位外来务工青年的“奇遇”

 

    如果说青少年公共事务服务中心是北仑区青少年宫在机构建设上的一次创新,那么,八大品牌建设则是该机构功能发挥的具体内容。

    “北仑全区总人口90多万,其中外来人口占了三分之二。”徐幸召说,“我们推出的服务品牌是根据北仑区大量外来务工青年就业创业、婚恋交友等方面的需要以及我们自身的能力而设计的。”目前,北仑青少年宫已开发了求职宝、青春梦工厂、青商同盟会、“港城有约”单身青年联谊、流动青少年宫、“童心童趣”青少年成长体验营、周末成长大讲堂、青少年阳光俱乐部等八个特色品牌服务项目。

    其中,前四个属于为青年服务的品牌。这些品牌带来的服务,来自安徽的刘鹤鸣都有所体会。

    2010年,北仑团区委为了更好地响应团中央提出的青年就业见习项目的部署,与宁波威琅人力资源有限公司联手打造“求职宝”,为本区外来求职青年提供免费住宿和基本的生活设施,直到他们找到满意的工作。于是,“零元宿舍”应运而生。当年2月,刘鹤鸣来到北仑。“那天收到一条短信,说这里对外来务工青年提供零元求职宿舍。”将信将疑地,他来到区青少年宫青少年公共事务服务中心,填好资料之后,他果真领到了一把宿舍钥匙。

    宿舍是8人一间,有独立的卫生间。热水、电视、免费宽带一应俱全,宿舍楼下每天会更新区域内各企业招聘信息。“服务中心提供的免费求职公寓时限一周,超过一周没找到工作,自己付一些费用还可以续住……”没有了后顾之忧,找工作更从容。不到一周,刘鹤鸣就找到了满意的工作,把宿舍让给了更需要的人。

    现在,共有500间“零元宿舍”可供求职者住宿,来求职的年轻人一般住上两三天,就能找到一份工作。项目运行一周年之际,徐幸召得到的数字是:宿舍免费入住1765人次,免费求职热线4000099996呼入2989次,由此成功就业997人,求职上岗率达89%以上。

    说起自己的“脱光”的历程,刘鹤鸣提到“港城有约”这个平台。该平台不仅有网络论坛、QQ群,线下活动也很丰富:8分钟约会、趣味运动会、海边烧烤这样的活动会经常举办。

    “北仑61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共有5个国家级开发区,多家百亿企业,大量的单身青年需要解决择偶问题。”徐幸召举了个例子,比如“申洲织造”以女工为主,“宁波钢铁”以男工为主,“我们为什么不为这些年轻人搭建平台,让他们有相互认识、接触的机会,既能帮助青年解决后顾之忧,又能帮助企业留住员工、留住人才,这也是我们帮助企业缓解用工荒的一个办法。”他说。

    目前,“港城有约”已成功举办活动127场,活动覆盖的企事业单位200余家,单身青年4000余人次。其中,328对已经成功牵手,步入婚姻殿堂的100余对。

    每逢休息,刘鹤鸣喜欢到北仑区志愿者指导中心坐坐,此处不仅有他相知相熟的朋友,还有些好玩的活动,让他帮助别人,快乐自己。这里有个好听的名字——青春梦工场。“这是我们北仑区青年自组织孵化基地,目前以志愿服务组织培育为主,将来服务范围会扩大到其他青年自组织。”徐幸召表示,北仑青少年宫对青年自组织的培育还在探索当中,当下所能做的,一是为广大青年自组织提供信息、项目策划、培训交流等服务;二是采取无偿或低偿的服务形式为青年自组织提供办公场所;三是提供专业技术指导和业务培训,为有需要的青年自组织提供公益理念、运作模式、项目设计、制度完善、团队建设等多元化的培育服务。

 

引起风暴的蝴蝶

 

    “今后,团区委会根据自身能力的发展和社会需要,在八大品牌之下开发出子品牌,比如依托青商同盟会,我们与金融机构合作,开发出了适合青年人创业的信贷产品。此外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形成规范化制度化的服务机制,做好新部门的衔接与配合。”徐幸召告诉记者,北仑青少年宫的八大公益品牌之所以能够不断发展完善,得益于青少年教育发展中心和青少年公共事务服务中心的相互支撑。

    “承接这么多公益活动,得有钱有人吧?”徐幸召给记者算了笔账,“我们青少年教育发展中心每年培训人数在1.6万人次以上,这形成了主要的收入来源,再加上事业经费,上级团委的拨款,这样我才能招聘更优秀的人才,做更多公益项目。反过来,公益活动又进一步提升了青少年宫形象,吸引更多的资源投入到培训中,从而使我们的培训更受欢迎。”

    改革到现在,徐幸召最深切的感受是,青少年宫的格局发生了质的改变,工作平台明显扩大,服务内容陡然剧增,青少年宫在青少年群体中的影响力明显提升。“可以这么讲,在共青团参与青少年事务管理缺乏有效途径和实体承载的情况下,我们北仑找到了一条协助政府参与青少年事务管理的实体承载之路。”他说。

    尽管目前情况不错,但还是有些不确定因素对徐幸召形成了困扰,“就比如说编制问题吧,我们是差额拨款事业单位,编制只有4个,使得一些非常优秀的人才无法进一步发展。而且我们提供的待遇不是特别具有竞争性,因此如何留住他们是个难题。”

    徐幸召期待着能有更高层面的力量来推进青少年宫改革,“比如,制定相对科学的青少年宫行业规范和基本服务标准,为青少年宫争取当地政府支持提供政策依据和制度保障等等。如果这些能促成对青少年宫定位与功能的重新设计,那么,我们愿做那只引起风暴的蝴蝶。”

 

 

 

下一篇:打造“青春梦工场”“零元宿舍”“港城有约” 上一篇:喜报